追影劇

陳柏霖《詭扯》自毀形象搞配樂 初見劉冠廷心想真可怕

鏡週刊

有一個不奉公守法的警察,始終愛搞一些兼差,結果惹來殺身之禍,必須想辦法替黑道找回遺失的鑽石。基本上這就是《詭扯》的劇情,只是當陳柏霖跳下來扮演這位歪哥警察、滿嘴髒話的時候,自毀形象的趣味真的是無法形容!

入圍金馬獎8項的《詭扯》,充滿各種筆墨無法描述的黑色幽默,引發的爆笑跟劇情逆轉也讓人拍案叫絕,但拍這種戲根本就不像是大家會期待的陳柏霖!他笑說:「希望給大家沒有看過陳柏霖的感覺。裡頭很少我的影子在裡面,看的時候不像是我的樣子,有這種感覺就不錯了!」

雖然故事是黑吃黑、角色也是惡人,陳柏霖說看到劇本時沒有猶豫,「整個戲是喜劇,不會擔心負面。如果是劇情片,可能會猶豫,我想說『這還行!』」當然最難的部分就是喜劇,他說:「喜劇不是你用力、有情感、有演技就會,讓人笑是一種拍子、一種設計。」他形容喜劇很像是跳舞的感覺,拍子要對,這時候觀眾才會覺得好笑,「需要一點排練設計跟即興,不見得在劇本裡。」加上導演許富翔不喜歡喊卡,往往就讓演員開始互相即興發揮、彼此拋接各種哏。有時候這個鏡頭拍完了,演員反而開始集體創作,互相幫對方想哏,「你剛剛怎麼不講那個?」「對吼!」

《詭扯》裡頭有各種意想不到的笑點跟劇情逆轉,陳柏霖(左)與邱彥翔(右)時而想幹掉對方,時而又假意合作。(良人行提供)

全片在一堆互相飆戲的男星當中,唯一的綠葉就是客串的陳意涵,也是導演許富翔的老婆。就是因為大家都熟,陳柏霖說跟導演的默契,遠遠超過導演跟陳意涵的默契,「真的, 從2020年的每一天,我們都在見面!有時候我拍導演的現場照傳給陳意涵,『你看他,好好笑!』」結果陳意涵回:「如果你不傳給我,我都不知道他在幹嘛!」

另外一個跟導演天天見面的理由,就是陳柏霖也身兼《詭扯》的配樂。為什麼要跨行到幕後?「當初我是自告奮勇,跟導演、監製講一下,『可以吧?應該沒那麼難。』導演說,『好呀,我們來玩。』他對我很有信心。」因為是人生第一回做電影配樂,陳柏霖說只有頭一個月沒有後悔,「越來越覺得 ,要很簡單做是很容易過關,但我是很嚴格的人,對自己也是,能不能過我自己這關。」

所以拍戲時帶著吉他、MIDI、小音箱到山上的民宿,順便開始尋配樂的靈感,「每場戲、每個角色、每個詭異恐怖的點,出現時都用不同音樂去說它。」例如片中有一場聽著〈南無觀世音菩薩〉的佛唱,隨著劇中人動了貪念殺機,唱著唱著,居然變成「南無觀世Impresa」,氣氛瞬間變成大爆笑,他說這一段都是重新彈、重新配唱,「老師自己唱著唱著就笑了,從來沒有玩過!」《詭扯》參加韓國富川奇幻影展時,映後有觀眾發問,覺得音樂很酷,這點讓陳柏霖覺得很開心。

整部片有很多的時間,陳柏霖都跟劉冠廷在一起歷經各種奇奇怪怪的遭遇,他說:「第一次看到劉冠廷,剛看完《陽光普照》不久,我想說,『這人真可怕!』」不過這種讓人害怕的印象,很快在排練時就消失了,「他有點害羞的樣子,就讓我怕怕的。一開口就很溫柔,原來他是這樣的人,那我放心了!他對於人物的掌握非常好,真的是非常好的演員。」

在歷經了《詭扯》的洗禮後,陳柏霖說自己從來沒有演過這種一直講髒話的戲,還也虧大家幫忙糾正他的台語發音。而挑戰喜劇演出,也讓他有了不同的體驗,「當一切都很荒謬好笑的時候,偏偏你要Hold住!導演說,『你眼角泛淚!』這樣是怎麼演,笑場了兩三次,一蹲下來就在笑。憋笑超難的,那個不是演技,是耐力!」

百白奪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 台上哽咽謝恩師李國修

「冠廷宇宙」持續膨脹 劉冠廷成追劇、看片最佳指南

詭扯 陳柏霖 鏡週刊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