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影劇

我倆惺惺相惜!丹尼維勒納夫與諾蘭對談《沙丘》幕後,諾蘭大讚特效完美,每看一次就有新細節

電影神搜

本年度科幻大片《沙丘》(Dune) 在北美首週開出亮眼票房,導演丹尼維勒納夫 (Denis Villeneuve) 在片中創造的浩瀚世界迅速擄獲眾多影迷的喜愛。在「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最新一集的 Podcast 中,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topher Nolan) 和丹尼維勒納夫討論了《沙丘》幕後製作的心路歷程。在整個訪談的過程中,不難看出諾蘭對電影《沙丘》的喜愛,特別是對片中的世界能涵蓋如此大量的細節感到驚嘆。

《沙丘》

丹尼維勒納夫透露他對於《沙丘》電影的想像除了依照小說的設定,同時也以在他年少時看完小說後的第一印象所建構。為了在片中打造獨一無二的星球生態,他甚至禁止工作人員從網路汲取靈感,特別是與《星際大戰》相關的一切事物都不得使用。

《沙丘》

「我想讓《沙丘》來自夢境,因此我們嘗試冥想和尋找新的影像,而你懂的,《星際大戰》就像是房間裡的大象,它深受沙丘小說的影響。為了設計出這類的電影,我試圖帶來一些比較新鮮的事物,所以整體構想聚焦在夢境和小說上。」

《沙丘》的攝影指導是曾以《漫漫回家路》被奧斯卡提名的格雷格弗萊瑟 (Greig Fraser),他曾在其他訪談表示丹尼維勒納夫對於《沙丘》將如何呈現在大銀幕上充滿自己的想法,且堅持使用電視作品較常出現 4:3 比例來拍攝:

「(丹尼)他對沙丘充滿熱忱,他可以花好幾個小時都講不停。而他夢想中的成品是以 4:3 的比例來拍攝,我最初覺得這是一件不尋常的事,因為 4:3 不會讓我聯想到史詩片。直到我們用 IMAX 格式拍攝時,我才看到丹尼眼中的《沙丘》……我們最終想呈現的是一個從保羅亞崔迪眼中看出去的世界。」

無論是取景或特效,《沙丘》幾乎是為了電影院的觀影體驗而打造,好比以廣角鏡頭拍攝的美景,讓沙漠無限蔓延在大銀幕上,同時也用不少的特寫鏡頭來突顯角色之間親密時刻。

《沙丘》

「你可以用一系列的中景來拍攝電影,有很多電影學院都是這樣教的,但在這部片的故事中,同時使用廣角和特寫鏡頭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Fraser 說道。

此外,讓人好奇的還有《沙丘》第一集的故事線,諾蘭問到是什麼原因讓丹尼維勒納夫選擇只翻拍小說的上半部,丹尼維勒納夫表示這是他與華納最初就有的共識,畢竟要把如此龐大的故事全部塞進一部電影實在難以想像。但他也透露其實一剛開始是想一次拍兩部,不過因為他的上部作品《銀翼殺手 2049》並非票房賣座,而這讓華納不敢輕易冒險:

「我應該這麼說,導演的成功與否總是會被最後一部作品影響,而我認為《銀翼殺手 2049》不算是一部賣座,所以(華納)他們對一次投資兩部電影感到卻步,至少這是我所理解的。」

諾蘭則是笑著回應「那可能是製片公司的談判策略」,並強調「《銀翼殺手 2049》是一部非常成功且傑出的作品」。但丹尼維勒納夫也表示很慶幸自己沒有一次就拍完兩集《沙丘》,坦言在沙漠中拍片差點讓他累死,而且他還透露由於《沙丘》太過龐大,讓他不得不在執導方面讓步: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決定跟超過一組以上的劇組人員合作,否則我今天就不會在這了,因為我們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完成很多事。我學到如何執導多個組別,雖然這不是最棒的工作方式,我還是喜歡一次一個攝影機、一個腳架這樣工作,但我別無選擇,我必須改變。」

外界對於《沙丘》的視覺特效十分讚賞,丹尼維勒納夫對此表示這是他向曾經在《銀翼殺手 2049》合作過的羅傑狄金斯 (Roger Deakins) 討教而來的:

「整部電影都是實景拍攝的,關鍵在於光線。我上了一堂『如何與羅傑狄金斯學習拍攝《銀翼殺手 2049》』的課程,因為羅傑和我是一起監督視覺特效的,所以我花了一年的時間觀察他每一幕的拍攝。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關於視覺特效的事,這幫助我在《沙丘》中指導幕後團隊。」

《銀翼殺手 2049》

諾蘭對此大讚《沙丘》是他見過攝影與 CGI 特效「最無縫結合的作品之一」,並透露自己只要每看一次《沙丘》就會發現更多新事物和細節,直呼本作是「獻給各地影迷的禮物」。有趣的是,先前丹尼維勒納夫也曾表示,他被諾蘭的《天能》所震懾,認為這是一部非常複雜且有趣的電影。

而諾蘭也不是唯一成為《沙丘》粉絲的導演,《水底情深》導演吉勒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 也曾肯定丹尼勒維夫為這部史詩片所下的功夫,認為他成功地透過片中角色讓觀眾有身歷其境的感覺,就算隔著大銀幕也能感受到片中營造的異國氛圍。

最後,早些時候官方正式宣佈《沙丘 2》(Dune: Part Two) 將啟動,且預估將在 2023 年 10 月 20 日上映,對喜歡《沙丘》的影迷們(包含諾蘭)來說,是最棒的消息了。

《沙丘2》正式啟動

延伸閱讀:

沙丘 電影神搜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