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藝文

【週末推書】當躺平族遇上晉升危機! 佛系職場指南《不當社畜不行嗎》

鏡週刊

只想在辦公室悠哉度日、過著平凡人生的社會新鮮人韓綺茵,陰錯陽差因經理的算命結果而升職,竟協助經理抓出公司內賊,躍升成為公司業務部的強力支柱。

現在只有四個字可以描述韓綺茵的狀況,那就是,欲哭無淚

(鏡文學堤供)

韓綺茵伸手拍向經理的右臉頰時候,腦子一片空白,耳膜裡因為清脆的巴掌聲而共振。

經理被韓綺茵突如其來的攻擊擊倒,整個人失足跌向左側人群當中。圍繞在四周的同事們此刻分成兩種類型,一為慌張驚呼,趕緊伸手想把因為酒醉而滿臉漲紅的經理從地上攙扶起來,二是措手不及,雙眼瞪大不敢相信眼前荒唐的景象。

貴為始作俑者的韓綺茵,此時反應歸類在後者。

幾十分鐘之前,韓綺茵絕對不相信,平常低調做人,連尾牙都不願意與團體作對最終選擇參加的自己,會在眾目睽睽的狀況下,讓體型大過自己兩倍的經理跪躺在自己的腳邊。

今天是韓綺茵人生參與的第一場尾牙。舉辦單位為天順機械工業有限公司。

天順的年紀比今年剛大學畢業的韓綺茵還大上十多歲,產品為金屬加工機械-CNC,就和台灣眾多企業一樣,由個別家庭為主幹,組織公司。天順的創辦人早就掛名董事長,內部管理交給小兒子全權處理。經理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接班二代。

韓綺茵的職位是歐亞區國外業助,人微言輕,跟經理接觸的次數並不多,反而是跟經理的老婆,天順國內業務李沛然較多交流。

李沛然不太喜歡人家拿出她是經理老婆的身分說嘴,總是喜歡高聲疾呼自己也是拿人薪水吃人頭路,然後用自己身為老闆熱情對待工作的標準要求眾人。

這種人物設定在個性消極的韓綺茵眼中最是難搞,為了避開此人,韓綺茵在辦公室更是低調的不能再低調。

既然同為辛勤的勞工,李沛然的尾牙位置就在韓綺茵右前方,跟主桌的經理以及眾主管們離得很遠,還好對方開動5分鐘之後就離開了位置,遠赴主桌,不然韓綺茵真不知道今晚要怎麼熬過。

同桌的還有另一位美非業務Anila,美非業助詹家瑜,國內助理楊惠雯,一位混在業務部裡,卻完全不突兀的資深會計林秀芳,以及若干幾位,沒有什麼戲分的同事家屬們。

在熱絡談話的天順員工以及沉默進食的員工家屬當中,韓綺茵選擇中庸之道,成為一位沉默進食的天順員工。同事投以韓綺茵的目光,可能還沒有提供給哭鬧嚴重的楊惠雯兒子的關心多。韓綺茵很是滿意這樣的狀況,尾牙這種商務交際互動的場合,永遠都是多說多錯。

對照遺世而獨立的韓綺茵之外的是舞台上穿著西裝的主持人熱情的致詞,舞台下眾人相互言談觥籌交錯,正當韓綺茵暗中盤算著自己提前退場的時機,圓桌上的氣氛,因為國內助理楊惠雯的一句話,瞬間降溫了幾度。

「Cathy就是沒有Anila妳好命啦,一人飽全家飽,她每天光照顧婆婆就一個頭兩個大,連尾牙都不能來了。」

韓綺茵來公司時日不長,但是基本公司成員人物設定還是清楚的。天順機械公司就三位業務,其中兩位國外業務業Anila和Cathy風格迥異,前者個性嚴謹,為人驕傲冷漠,後者隨和,見誰都是笑臉盈盈。

韓綺茵來公司之前,Cathy的婆婆便突然重病,公司家庭兩頭燒,韓綺茵來公司之後,對方更是果斷放棄出勤率,放生直屬助理的韓綺茵。

今日尾牙,Anila無心隨口一句「Cathy是臨時不來的嗎?」,便讓平常最時常藉著Cathy來諷刺Anila的國內助理楊惠雯逮到機會。

Anila和楊惠雯不合不是新聞,但是如此赤裸的挑釁也是曠古未有,其他同事面面相覷,就連雲遊太虛的韓綺茵都停下了筷子,不動聲色偷偷抬眼了一眼楊惠雯。八卦是人類刻寫在基因深層的生物技能,只要這把野火不燒到自己,無聊的尾牙,看場宮鬥大戲也不錯。

Anila離婚多年,連孩子都不在身邊,楊惠雯這一句話,確實了不起。眾人尷尬於他冷嘲熱諷的惡意,韓綺茵驚艷於他指桑罵槐的實力。

氣氛一陣尷尬後,會計林秀芳年歲最大,人生經驗豐富,實力救場,硬生生截胡黑著臉看似要反脣相譏的Anila。

「Cathy老公是家中老么對吧?婆婆多大了?」

Anila噎了一下,最終沒有開口,給了楊惠雯順便炫耀自己跟老公的鶼鰈情深的空間,「好像要90了,還好我們家公婆身體都很好,又分開住。我結婚的時候說不要住老家,我老公二話不說就出來租房子。」

「跟公婆住真的很累人,我現在都沒辦法想像自己當年怎麼撐的下來。」

「對啊!秀芳妳和公婆住了有10年了吧?」

「整整10年……」

原本熱絡的飯桌成了林秀芳跟楊惠雯的主場尬聊,眾人漸漸放下戒心,小心翼翼的繼續手上的動作,喝飲料的舉起玻璃杯,吐骨頭的抽了張衛生紙,韓綺茵則是持續行使緘默權,掏出手機回訊息,其中,距離韓綺茵幾個座位之外的詹家瑜男友更是大膽的伸手夾了一隻鹽烤大蝦。然後他就成為了那一位被選中的少年。

林秀芳笑容滿面的搭話,「家瑜男友喜歡吃蝦啊,多吃點,這間餐廳的蝦最有名!家瑜妳也吃啊!」

「有,剛剛吃了,謝謝。」詹家瑜天生聲音小,又不愛說話,如果不是韓綺茵坐的離她近,應該什麼也聽不到。

「家瑜不是要結婚了?有預計時間了嗎?」Anila畢竟以業務頭銜走跳江湖多時,自然而然延續話題。 詹家瑜簡短的回應了日期,不再多言。

「那要叫未婚夫幫忙剝個蝦啊,結婚前不是最甜蜜的時候嗎?」

「我老公現在都還在幫我剝蝦!」

「欸我上次團購了10公斤的澎湖草蝦,真的超級好吃,下次一起買。」

楊惠雯和林秀芳再度妳一言我一句,從草蝦團購講到螃蟹價位,搭配著舞台上主持人高聲宣布尾牙獎金分配計畫,氣氛終究是平緩不少。

明哲保身,果然是生存之道,韓綺茵一方面滿意自己的先見之明,一方面又百般無聊的沉浸在自己的社群軟體裡面,毫無預警時候,後腰便被碰了一下。韓綺茵嚇了一大跳,手機都差點抖到湯裡,扭過頭就看見自己的椅旁,站著一個只到自己臀部高的小男孩,痴痴的望著自己。

韓綺茵知道對方,他是楊惠雯的兒子,尾牙剛開始還坐在位子上哭鬧了一陣子被楊惠雯怒斥一波才肯開始進食。也不知道是哪個空檔,讓小孩子繞過了半個桌子出現在韓綺茵身邊。

「你要去找媽媽嗎?」韓綺茵體內母愛系統內建有些缺陷,實在沒有辦法擺出慈愛的模樣,只能用文字明示對方,「你媽媽不在這裡,你要走過去找她。」

小男孩的視線沒有追隨韓綺茵的示意看向母親,反而伸出自己的手指發出含糊的發音,「疵…疵。」

「蛤?」

「小孩要吃蝦啦!」楊惠雯嗓門大,明明距離不遠也對著韓綺茵吼,「綺茵妳不要滑手機了,剝隻蝦給他就好!」

韓綺茵這才發現剛剛還是眾人焦點的鹽烤大蝦此時候正轉到自己眼前,小男孩手指著餐桌,嘴裡恐怕是在念著吃。可是妳兒子要吃蝦關我什麼事情?韓綺茵嫌麻煩,活了20幾年的人生,投向有殼類海鮮的目光屈指可數,難道今日就必須要委曲求全動手沾腥?

韓綺茵一瞬遲疑,就讓了Anila搶先開口。

「人家綺茵哪會剝!妳自己兒子自己照顧吧。」

「剝蝦是多難!」只要是面對Anila,楊惠雯一點就炸,「況且綺茵都沒說什麼,妳幹嘛自己幫她拒絕!」

「辦公室的新人是招進來幫妳剝蝦的嗎?」Anila臉色不佳,用公事壓制對方,「況且年紀輕輕的妹妹怎麼敢拒絕!」

的確不敢拒絕,才剛準備打落牙齒和血吞的韓綺茵,看著劍拔弩張的兩人,內心一沉。兩人把戰火燒到了自己身上,搞的現在韓綺茵進退兩難,選哪邊都錯。

「啊呦,我可以幫忙剝啊,小傑快過來,阿姨剝給你吃!」和事佬林秀芳正常發揮,趕忙插嘴,偏偏小男孩不配合,林秀芳手一碰到餐桌轉盤,蝦子的位移還沒有一分鐘,小男孩就發火似的尖叫,「疵!」

韓綺茵震驚的瞥一眼小男生,心焦難耐心思煩亂,忍不住疑神疑鬼,難不成小男生剛剛哭鬧的時候發現了自己在旁邊偷翻白眼,所以才會出此計策折磨自己?

「綺茵剝個蝦給小傑吃!」楊惠雯氣急敗壞的命令。

「綺茵妳不需要做這種事情!」Anila正色直言的指揮。

平常在辦公室安靜得連團購飲料都常被忘記的韓綺茵,被迫成了眾人關注對象。她沒說好,也沒有不好。一雙眼睛顯得有些慌張,試圖想要激起眾位的同情心。

《不當社畜不行嗎》於鏡文學連載中,閱讀這邊請>>> https://bit.ly/3olbHUy

【週末推書】有種失戀,是把自己丟到1萬公里的遠方 賴以威的半自傳小說《德意的一年》

【週末推書】全新內容追加!爆紅職場鬼故事再現 不精明《來去遊戲工作室工作個半年吧!》

鏡週刊

最新消息